约拍V:2770475847
个人公众号:废青持能(搜索:feiqingchineng)

  自由体(这可能是我写的最温暖的小故事了)

 我不想在得到你的认可前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

  孤独的自由体,在你们面前保持特定旋律滑稽地飞扬着。你或许不理解为什么我能自如的停留在空中,给你一个最直接的解释:当你全身心的忘却保存在心事中心最充实的情感意境,你就能在空气墙体的作用下仿若脚下垫有阶石般自如的离开地面,也就是在旁人看来所谓的悬空。当然这个前提是要割舍一切有关的情感意境,失去了情感意境也就无法酝酿情感,自然也就不存在情感的表达,说白了就是一个空气般的躯壳而已。

   追溯到事态前期,过去我不过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流氓混蛋,苟且于市井空洞中自如穿行,不过一切仅限于欺弱怕硬。我还是像往常一样长时间逗留在这个空乏的巷子里,时不时会碰到倒霉蛋被我用刀架上脖子被迫掏出还残留自己亢奋体温的财物。今天我本打算抢一个人就行了,嗜烟酒如我第二生命的流氓小子十分饥渴的等待着下一个倒霉蛋。不过说实在的大多数人明明知道自己独身过巷子存在很大的威胁但他们还是要不顾一切的走一走,知道遇上之后才心悦诚服的捂着胸口嘴里念念有词,骂闹也好,吐口水也罢,反正我还是不知恬耻的认为与我无关。


   想到这里巷口传来高跟鞋的踢踏声,我适度放松一下,是个女人这就好对付了。对方是一个十分迷人的少女,说不上年纪,或许是过分装束成熟化的中学生,或许是长着一张过分年轻面相的公司任职人员,单从外相来看要是公司员工必定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女子。她并没有直接看我只是稍微斜视着走过,就在她即将划过我的身体之时我十分熟练的掏出匕首迅速的架上她的脖子,正准备实施我那熟练的套路,这时才觉察出不对劲。身体莫名的发热,并且是十分直接彻彻底底的发热,发热的程度已经盖过我要对她进行钱物的索取,一味的发热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却足以让人误认为度过了半天的时辰。最后确认为生理需求反应。较上次与陌生女子交合已经过去的快有两个月了,我不是一个欲望十分强烈的人,况且今天我只是想弄些钱来好喝上一阵,遗憾的是今天这个想法是无法实行,不如就势满足生理需要吧。我尝试将双手挪向她的胸部解开衣扣再将双手伸进里面触摸她热乎乎的身体。我忘却了期间我丢掉了匕首,为防止被对方直接窥视相貌,我只好从后面进入,我十分不喜欢这个姿势,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做反抗,或许从某些心理书籍上看到的吧,当遭到身体侵犯时不要过分反抗以免遭受侵犯之外的身体伤害。我甚至忘了我最后竟然昏迷不醒。等我醒来时,也是当我看见那个女子,那个被我凌辱的女子如此慌张的坐在我的面前用那么炽热的目光注视着我时,我的嘴巴大概张得足以塞下一个苹果。

   “十分抱歉采取这样的方式与你相见。”她很自然的轻声说道。

  还没恍过神的我仍旧说不出话来。

   “我大概观察你有两个月了,也就是那天我才真正意义上的去与你相见,因为可能会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我在脖子上喷了药物,才会令你我发生那种事,十分抱歉。”

    “为什么要与我发生关系,况且我十分困惑我没有一点足以吸引你的地方。”

    “因为你有释放情感意境的能力。”

   “情感意境?”

   “当你释放全部情感意境时你就能做到真正的自由,成为自由体。”

   “你越说越让我糊涂。”

   “当你进入我的身体,与我达成完全的融合,也就打开你的能力开关,也就是我本身,我就是你的开关。”

   “什么开关,麻烦说清楚点好吗。”

  “情感意境释放收回的开关。”

  “那么我的昏迷怎么解释呢。”

  “这也是我十分困惑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原因令你我结合后会导致你的昏迷,所以从昨天到现在我没有离开你半步。”

  “都这样睡了一天?”

  “恩,好吧说来话长,饿了吧,一块去吃饭吧。”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落进这个陌生女孩的氛围中时都已经过了一整天了。

   当天晚上回到女孩的住处,由于白天我刚刚醒来还没来得及察看屋子,晚上回来时我才发现整个房间是那么的缓和,客厅里灰白色的沙发,旁边一个设计精巧的圆形玻璃桌,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一支笔和一个小册子,大概是用来记事的小册子,再就是一包烟和直接镶嵌在桌子里的烟灰缸。对面壁橱上的液晶电视,下面桌柜里放的DVD机和一台CD唱片随身听,旁边堆放着大量的唱片。大部分都是上个世纪风行的爵士唱片和摇滚唱片。

  走到沙发前与她并肩坐下。

   “可有Janis Joplin的唱片?”我坐下来问道。

   “有!应有尽有!”

   “嗯,找来Summertime听听,从上周起我就迷恋上她的嗓音,那种压抑的情感低谷在主歌部分一再铺垫,等到了副歌又得到完美的释放,饱满的情感就像鲸鱼浮水换气般刹那间得到喷发,让你的整个身心得到曲子的熏陶,仿若疲劳都已沉入深海。”

   曲子徜徉在这间屋子,前奏部分吉他独奏十分舒缓的旋律,随后主唱的声音引入,如此饱满嘶哑的嗓音想必很难从别的蓝调歌手那里听到。一段曲子结束后间奏引入电吉他独奏,接着又是Joplin声音的直接加入让整个曲子是那么沸腾充盈着满间屋子。此间我们并未不合时宜的进行交谈,等到短暂的曲子演奏完毕我们才交谈起来。

   “真想一个劲好好再听几遍,遗憾的是毕竟是在别人家里。”我伸着懒腰说道。

  “想听便听就是,随时奉陪。不过目前还是说说我们的事更为重要吧。”

  “一点不假。话说回来我想听你好好讲讲什么是情感意境,自由体又是什么样的状态。”

  “说来可就长了,可有耐心听下去?”

  “毕竟是自己的事再不情愿也会听的下去,这点放心。”

  待到她把整个问题讲述明白大概是凌晨四五点钟,足足讲了十个钟头。

  早上起来又听了Summertime,着实让人身心舒畅至极。问题已经彻底弄明白了,或许这能在人群心理研究方面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又一大发现。人群完全可以自我控制情感,愤怒也好,开心也罢,随心所欲。如此的成为了一个自由体,在与女孩交合打开开关之后便可随心所欲的控制情绪,无需担心被任何事牵绊,任何人做任何事做好与做不好关键问题在于自己能否自如的控制情绪,学习也好,工作也罢,皆可进行抽象意义上的自我调整到最佳状态,想必如此做来人类文化又可以前进一大步。

   我不明白在此之后我会不会遭到各方面的科学骚扰,就目前科学领域可能还无法对此做出解释吧。我与她更不可能直接站出来任其宰割。于是我们打算留为己用,我也是在之后打算与她一块生活,安稳过完匆忙的一生,庆幸的是不会像常人一样遭受情绪冷落嘲讽,如此便好,终了一生也未尝不可。


评论
热度 ( 2 )

© 废青 | Powered by LOFTER